5G 业务数据争议不断,官方发布亟待纠偏

文章正文
2021-03-31 07:03

3 月 22 日,工信部运行监测协调局在工信部官网最新发布《2021 年 1-2 月通信业经济运行情况》月度报告。在 “电信用户发展情况”一章,报告一改上年度公布 “移动电话用户总数”和 “4G 用户数”的模式,开始在报告中正式公布 “移动电话用户总数”和 “5G 手机终端连接数”,而剔除了 “4G 用户数”。

作为行业主管部门,工信部的这一变化对于通信业有着风向标的作用:

其一,剔除 “4G 用户数”而公布 “5G 手机终端连接数”,说明工信部对于通信业的运行监测重点将从 4G 转向 5G。

截至到 2020 年底,我国 4G 用户总数已达到 12.89 亿户,渗透率超过八成;随着 5G 网络商用加速,手机用户开始逐渐从 4G 向 5G 迁移,我国 4G 用户总量基本达到峰值,而 5G 用户则处于迅猛增长阶段,因此剔除 4G 用户数据而重点关注 5G 用户发展情况,即符合行业发展趋势,也满足了社会的公众期待。

其二,与 4G 公布用户数不同,5G 公布 “手机终端连接数”,反映了工信部对于 5G 业务发展的监测更为客观务实的态度。

5G 商用之后,出于市场宣传的需要,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采用了 “5G 套餐用户数”这一口径对外发布其 5G 业绩,但购买了 5G 套餐的用户中仍有一定比例的用户不使用 5G 手机、不连接 5G 网络,并不能真实反映 5G 业务发展的客观情况,因此也被社会舆论批评为 “注水宣传”。

而 5G 手机终端连接数则统计了运营商 5G 网络上 5G 手机终端被激活并连接入网的数据,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客观反映 5G 手机的活跃度和 5G 网络的业务承载,也与其他国家运营商的 5G 业务统计口径保持了一致,更加有利于在国际上宣传我国 5G 业务发展成绩。

工信部公布 “5G 手机终端连接数”的做法,与其 2 月初印发的《关于提升 5G 服务质量的通知》一脉相承。在《通知》中,工信部对各省通信管理局和通信运营商提出了切实维护用户权益、推动 5G 持续健康发展的多项要求,其中就包括 “各基础电信企业要按照要求做好 5G 业务发展数据报送工作”,所以可以明确工信部本次公布的 “三家基础电信企业 5G 手机终端连接数达 2.6 亿户”,其数据源来自于三大运营商的上报。

但反观三大运营商的月度业务数据发布,却并未与工信部保持一致。

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仍坚持原有口径继续发布 “5G 套餐用户数”中国联通也一改其认为 “5G 登网用户”才是有效用户的初衷,转而效仿前二者公布了截至到 2 月底发展 8450 万 5G 套餐用户的业绩,加上中国移动的 1.73 亿和中国电信的 1.03 亿,则三大运营商统计口径中的 5G 套餐用户总数在 2 月底达到了 3.61 亿。将其与工信部公布的 2.6 亿 5G 手机终端连接数对比,基本可以得出我国有 1 亿多所谓的 “5G 套餐用户”其实并没有使用 5G 网络和 5G 业务的结论。

此外,即使是三大运营商上报给工信部运行监测协调局对外公布的 2.6 亿 5G 手机终端连接数,依然存在争议。

工信部运行监测协调局在官网上发布的《2021 年 1-2 月通信业经济运行情况》给出的明确说法是:“截至 2 月末,三家基础电信企业 5G 手机终端连接数达 2.6 亿户,比上年末净增 6130 万户,占移动电话用户的 16.3%”。

拿 “5G 手机终端连接数”与 “移动电话用户”总数作对比得出占比 16.3% 的结论,说明这里的 “5G 手机终端连接数”统计的是移动电话用户使用的 5G 手机终端,而不包括在 To B 领域使用的 CPE、模组等行业终端。

但是,同属工信部下属单位的中国信通院,定期监测国内手机市场运行情况并权威发布《国内市场手机出货量》,根据其报告数据,我国国内手机市场的 5G 手机出货量,在 2019 年全年为 1376.9 万部,2020 年全年为 1.63 亿部,2021 年 1-2 月为 4234.9 万部,则自 5G 商用至今我国国内手机市场累计的 5G 手机出货总量为 2.19 亿部。

那么简单计算就可以看出,即使这 2.19 亿部已出货的 5G 手机全部被激活连接到 5G 网络上,也与工信部公布的 2.6 亿 5G 手机终端连接数存在着 4100 万的差距!

同为工信部相关部门官方发布的数据,竟然会出现 5G 手机终端连接数大于 5G 手机出货量的乌龙,作为通信行业主管的工信部难辞其咎,究竟是三家基础通信企业上报的连接数据有误,还是信通院统计的手机出货量有偏差,作为官方发布都容不得疏忽。

此外,除了 “5G 手机终端连接数”这个数据统计口径之外,工信部原新闻发言人闻库还提出过一个 “5G 终端连接数”的说法,在 2020 年 12 月 24 日召开的国新办发布会上,他首次宣布 “我国 5G 终端连接数已超过 2 亿”;此后这一统计口径和数据被国家统计局援用,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在次年 1 月 18 日的 2020 年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新闻发布会上高调宣布,“我国 5G 终端连接数已超过 2 亿,居世界第一”,由此,“5G 终端连接数超过 2 亿”成为了高规格的官方统计数据。

对比工信部运行监测协调局公布的最新说法:“截至 2 月末,三家基础电信企业 5G 手机终端连接数达 2.6 亿户,比上年末净增 6130 万户”,那么简单折算一下就可以看出 2020 年末的 “5G 手机终端连接数”应该就是闻库和宁吉喆所宣布的 “5G 终端连接数已超过 2 亿”。

但是,在 “终端连接数”前加上 “5G 手机”这个界定之后,其意义就有了大不同。众所周知,上到中央下到地方政府都在推进数字化经济转型,5G 作为新基建的重要一环承担着赋能 To B 行业进行产业升级的重要使命,而考察这一使命完成进度的最直观数据就是除 5G 手机之外的行业终端连接入 5G 网络的数量。

因此,建议工信部在统计和公布三大基础电信企业的 “5Gs 手机终端连接数”的同时,也要强调非手机的 5G 终端连接数的重要性,并要求电信企业做专项统计和面向社会进行公布,这样才能形成对 5G 业务在 To C 和 To B 两个领域的健康发展进行同步监测的完整数据;同时这对于相关通信企业和垂直行业加大 5G 技术为行业所用、为工业所用、为产业所用的推广力度,也是一种强有力的推动和督促。

总结一下当前官方发布的 5G 业务发展数据,主要包括三大运营商公布的 “5G 套餐用户数” 、工信部监测协调局发布的 “5G 手机终端连接数”和信通院发布的国内手机市场 5G 手机出货量,截止到 2021 年 2 月底的汇总数据如下图所示:

按照正常的业务逻辑,三者之间的关系应该是 5G 手机出货量最大,被用户购买并激活连上网的 5G 手机终端连接数次之,而 “持有 5G 终端并使用 5G 网络的出账移动用户”才能算严格意义上有效的 5G 用户,其数量应该在三者之中最小。

但如上图所示的官方数据却出现了严重的倒挂现象,违背了正常的业务逻辑,由此引发争议在所难免,希望这只是 5G 商用初始阶段的短暂乱象。

工信部本次采用 “5G 手机终端连接数”来作为官方监测 5G 业务发展情况的指标是一个好的开始,但可惜数据本身出现了乌龙,希望相关部门能尽快查明相关情况,在下一轮数据公布中做出纠正,以维护其行业数据官方发布的权威性,并最终实现使用客观而真实的数据来引导 5G 业务发展、提升 5G 服务质量的目标。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