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特 CEO Dorsey : 全面内容监管将加重垄断

文章正文
2020-11-01 17:44

Twitter CEO 杰克 · 多西、Facebook CEO 马克 · 扎克伯格将与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的 CEO 桑达尔 · 皮查伊将一起出席周三上午 10 点在华盛顿举行的参议院听证会。这次听证会的主题是,与商务委员会的议员讨论《通信规范法》第 230 条。

杰克 · 多西将以虚拟方式出席参议院商务委员会的听证会,他将美国《通信规范法》第 230 条称为互联网上关于言论自由和安全的最重要法律”,并认为废除该法律不仅不会减轻内容监管力度,反而会加大监管力度

多西认为,在以广泛使用的监管方案解决内容审核问题时要有思想和节制。他还警告说“全面的监管可以帮助拥有较大市场份额的公司进一步巩固地位”。他还将呼吁 Twitter 之类的科技公司让用户可以选择不同的算法,从而决定他们具体能在信息流中看到哪些内容。

对于 Twitter 希望看到的有关第 230 条的监管,多西的态度一直没有扎克伯格那么明确,不过代表 Twitter、Facebook、谷歌和其他科技公司的华盛顿特区游说团体 NetChoice 已经开始积极开展了反对第 230 条改革的活动。

2020 年 10 月 28 日,Twitter 公司首席执行官杰克 · 多西的书面证词全文:

尊敬的威克主席(Chairman Wicker)、高级成员坎特威尔(Cantwell)和委员会成员:

感谢你们给我这个机会站在委员会面前,与美国人民交谈。第 230 条(Section 230)是关于互联网言论自由与安全的最重要的一条法律,削弱第 230 条将使得互联网上的批判性言论再无容身之地。

Twitter 的目的是为公共对话服务。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聚集在 Twitter 上,进行公开和自由的思想交流。我们希望确保在 Twitter 上展开的对话是健康的,并且人们能够安全地表达自己的观点。我们在工作中认识到,言论的自由与安全是相互关联的,但有时也可能会产生矛盾。我们必须确保,所有的声音都能够被听到,我们也会继续改进我们的服务,让每个人都能安全地参与公共对话,无论他们是在讲话、亦或只是在聆听。第 230 条提供的保护有助于我们实现这一重要目标。

当我们在考虑制定新的立法框架,或致力于限制内容的自我监管模式的时候,我们应该记住,第 230 条已经在帮助那些新的、有想法的小公司在全球范围内不断涌现,并且与老牌企业展开竞争。动摇第 230 条的基础可能会破坏我们在互联网上的交流方式,最终只留下少数几家资金雄厚的大型科技公司。

我们也应该注意到,破坏第 230 条将导致更多的网络言论被删除,并对我们处理有害内容和保护网络用户的集体能力造成严重限制。我不认为在座的任何人或美国人民会希望减少言论自由,他们也不希望在网上受到更多的侵害和骚扰。相反,我从人们那里听到的是,他们希望能够信任他们正在使用的服务。

在这里我想集中精力解决的问题是,像 Twitter 这样的服务应当如何赢得用户的信任。此外,我还想讨论一下,如果我们不这样做,我们该如何确保市场拥有多样性。在我的证词中,我想分享一下我们赢得 Twitter 用户信任的方法。我们相信这些原则可以被广泛地应用在我们的行业职中,并为第 230 节如何调整在线内容的基本框架提供建议。Twitter 主要是从四个方面寻求用户信任:1、透明度;2、公平的程序;3、授权算法选择;4、保护用户隐私。我今天的证词将详细解释我们对这些原则的态度。

提高透明度

我们坚信,提高透明度是推动 Twitter 健康公共对话、赢得用户信任的基础。重要的是,我们要让人们了解我们的流程,并且始终保持结果的透明。对于内容调节的规则及其潜在的影响,我们要保证任何人都可以简单地理解,同时他们也应当能够了解这些规则的具体实施过程。我们认为,像 Twitter 这样的公司应该公布具体的审核过程,我们应该始终保持透明,无论是内容的报告和审查、决策的制定、执行工具的选择等等。公布这些问题的答案将使得我们的流程更加稳健,并对我们服务的人负责。

在 Twitter,我们将机器学习和人工审查结合起来,判断内容是否违反了 Twitter 规则。我们采取的是行为优先的方法,这意味着我们在查看用户发布的内容之前必须要先查看他们的行为。Twitter 的开放性意味着,虽然我们不能公开那些违反 Twitter 规则的个人账户的私人信息,但是我们的审查行动对公众是清晰可见的。我们正在致力于构建更好的应用内通知,删除那些违反规则的推文。我们还会与举报某条推文的用户、以及发布该条推文的用户进行沟通,以提供更多有关我们行动的详细信息。也就是说,我们知道我们可以继续改进,以进一步赢得 Twitter 用户的信任。

除此之外,定期汇总报告成果将有助于加强问责制,目前我们主要是在通过 Twitter 透明中心(Twitter Transparency Center)来完成这件事。这个网站可以提供聚合性的内容调节数据以及其他信息,包括 Twitter 用户、学者、研究人员、公民社会团体以及其他研究社会问题的人士都可以访问我们的 Twitter 透明中心。我们认为,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做法要透明。

2. 推进程序公正

作为一家公司,Twitter 致力于推进我们决策过程中的程序公平原则。我们正在努力给人们提供一种简单的方式,让他们对我们做出的他们所认为不正确的决定提出申诉。要知道,无论是人为的、还是算法在执行过程中所犯的错误,都是不可避免的,这也是我们努力使申诉变得更加容易的原因。我们认为,所有的公司都应该被要求为用户提供一个简单明了的申诉程序,无论这些错误的决定是人类还是算法做出的。这样一来,当我们犯错的时候就会有人简单直接地告诉我们,我们就可以纠正我们所犯的错误,让我们的流程在未来变得更好。

Twitter 的程序公平也意味着我们需要确保所有决策都不受政治观点、党派或政治意识形态的影响,无论是 Twitter 服务上的内容自动排名,还是 Twitter 规则的制定或执行。我们需要确保,Twitter 的规则不是基于意识形态或特定的信仰。我们信仰公正,我们正在努力公平地执行我们的规则。

3. 授权算法选择

我们认为,人们应该有权选择影响他们在线体验的关键算法。在 Twitter,我们希望为所有使用我们服务的人提供有用的、相关的体验。Twitter 上每天都有数亿条推文,我们已经投入了大量的资金来构建系统、组织内容,并向用户优先展示最相关的信息。上个季度,每天都有 1.86 亿人使用 Twitter,他们使用着数十种不同的语言、他们拥有不同的文化背景,我们依靠机器学习算法帮助我们根据相关性组织内容。

2018 年 12 月,Twitter 在每位用户时间轴(timelines)的顶部都引入了一个图标,该图标允许 Twitter 用户轻松地从其关注的帐户或主题切换到推文的反向时间顺序排列。这种改进使得人们对他们所看到的内容有了更多的控制权,同时也为我们的算法将如何影响他们所看到的内容提供了更大的透明度。这是一个好的开始。我们相信,这会是一个令人兴奋的、由市场驱动的方法,借此,人们可以选择内容过滤的算法,从而获得他们想要的体验。我们的这一想法,是受到了 Wolfram Research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Stephen Wolfram 博士在 2019 年 6 月通信、技术、创新和互联网小组委员会的证词的启发。允许用户自由选择内容排名和过滤的算法,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充满活力的想法,它即将成为现实。

我们也认识到,我们可以做出更多的努力来提高算法的透明度和机器学习的公平性。Twitter 的机器学习团队正在研究这些技术,并希望制定一个路线图,确保我们现在和未来的机器学习模型在算法透明性和公平性方面保持较高的标准。我们认为,这是确保公平运作的重要步骤,我们也明白,至关重要的是,我们在这方面所做出的努力要更加透明。

4. 保护 Twitter 用户的隐私

为了更好地为消费者服务,除了上述用以解决内容调节问题的原则之外,保护在线用户的隐私也至关重要。在 Twitter,我们相信隐私是一项基本人权,而不是一种特权。我们为人们提供了一系列的方法来优化他们在 Twitter 上的隐私体验,从提供匿名账户到让用户决定谁可以看到他们的推文,再到提供一系列广泛的细化隐私控制等等。我们正在努力让世界各地使用 Twitter 的人们能够保护自己的数据。

除了用户的私人数据需要被保护,我们也在秉承着同样的理念保护人们在 Twitter 上共享的数据。Twitter 使得那些使用我们服务的人们能够就他们与我们共享的数据做出明智的决定,我们认为,用户应当知道、并且能够有权去控制与他们相关的数据,无论是被收集、被使用还是何时被分享。

Twitter 一直致力于提高数据收集和使用方式的透明度。我们认为,用户应该有权控制与企业共享的个人数据,我们也在为他们提供帮助其控制数据的工具。通过 Twitter 上的账户设置,我们让人们能够对他们的数据隐私做出各种选择,包括限制我们收集的数据,决定他们是否要看到基于兴趣的广告,以及控制我们如何对他们的使用体验进行个性化。此外,我们还帮助他们获得了访问有关广告商的信息的能力。这些广告商已将其包括在量身定制的受众群体之中,可以根据帐户的受众特征和兴趣数据以及 Twitter 推断出的信息为他们推送广告。

因此,当诸位在考虑下一步的行动时,我们希望你们在涉及广泛的监管方案以解决内容审核问题时能够更加的周全与克制。我们必须为新的创业公司和独立开发者进行优化。在某些情况下,全面的监管会进一步巩固那些拥有较大市场份额、能够轻易地扩大额外资源以遵守监管的企业。我们对这些类型的竞争问题很敏感,因为与我们的同行相比,Twitter 没有与之相似的产品或市场规模。我们希望,市场可以像 2006 年时那样,新的小公司仍然可以获得成功。这样做可以确保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从而增加竞争的可能性、帮助解决未来的问题。我们决不能进一步巩固巨头的地位。

我相信,解决这些问题的最好方法是公开且透明的审核过程、简单而直接的申诉流程、以及围绕算法选择所做出的努力,这些都可以在短时间内实现。我们还鼓励国会制定一个强有力的联邦隐私框架,在促进竞争和创新的同时保护消费者。

我们力求从那些每天都在使用我们的服务的用户那里获得信任,我希望我所阐述的原则和我对您提出的问题的回答能够更好地为你们接下来的行动提供信息。谢谢你们给我机会站在这里,我们期待着继续与委员会进行这种对话。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