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克王最新特朗普团队发起竞选诉讼,美国大选结果会在最高法院翻盘吗?

文章正文
2020-11-21 09:15

[摘要]相比于斥巨资要求进行几乎不可能翻盘的重新计票,扑克王最新特朗普的律师和共和党在宾州的一系列诉讼显得更加高效和有威胁性。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车钦仪

美国东部时间11月7日中午,主流美国媒体纷纷宣布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在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中胜出,当选美国第46任总统。由于美国独特的选举人制度,从11月3日选举日以来各州的计票情况都受到广泛关注。其中宾夕法尼亚州、乔治亚州、威斯康星州和亚利桑那州等摇摆州的开票过程更是备受瞩目,而共和党候选人、现任总统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则在7日前就开始在数个摇摆州发起多起诉讼,宣称选票统计过程中存在非法行为,要求不同州县停止计票、排除部分选票或全面重新计票。

这一系列法律挑战究竟胜算几何?是否会重演2000年最高法院一纸判决改写大选结果的局面?

当地时间2020年11月7日,美国华盛顿,美国总统特朗普打高尔夫球后返回白宫。本文图片 人民视觉

重新计票,几无影响

特朗普本人和竞选团队都曾暗示数个翻蓝的摇摆州出现了选举舞弊的情况,其中特朗普竞选团队经理比尔·施特平(Bill Stepien)于11月4日在社交媒体上公开表示特朗普将要求威斯康星州重新计票,关于是否也将在其它州进行重新计票也引起大范围讨论。但在几个关键州,即使重新计票,特朗普也基本不具有任何优势。

以威斯康星州为例,该州选举法律没有对自动重新计票作出规定,但如果选举中两名候选人选票差距小于总选票数的1%,落败的候选人可以要求重新计票。目前,威斯康星州已开出99%的选票,拜登以2万多票的优势领先特朗普,得票率仅比特朗普多0.7%,特朗普方面可以依法要求重新计票。然而,只有当两名候选人相差票数小于总票数的0.25%时,州政府才会承担重计的支出,高于0.25%小于1%的情况下相关花费则由重计申请人承担。这一开销高达数百万美元,如2016年绿党候选人吉尔·斯坦因(Jill Stein)在该州要求重新计票共花费超过350万美元,而眼下特朗普竞选团队几近破产,无法独力承担这一巨额开销。

目前唯一已经宣布将进行重计的是佐治亚州,其州务卿布拉德·拉芬斯珀格(Brad Raffensperger)于上周五晚间宣布,在已经开出的99%选票中,拜登仅以1000多票领先,鉴于差距过小佐治亚州将进行自动重计。虽然并未言明,但预计此次重计费用将由州政府承担。如果重计后两名候选人票数差距小于总选票数的0.5%,落败方可以要求再次重计。如果其他州的选举结果不变,乔治亚州的16张选举人票依然不足以使特朗普留在白宫。

而在亚利桑那州和宾夕法尼亚州,预计特朗普团队将没有机会要求重计。亚利桑那州不允许候选人提出重计要求,只有在候选人票差小于总选票数0.1%时才会进行自动重计。目前该州开票已经行98%,拜登领先近1.7万票,约为总选票数的0.6%,高于法律要求。宾夕法尼亚州法律规定的自动重计标准则为0.5%,同样不适用于特朗普。宾州开票已进行了99%,拜登领先约4.5万票,相差0.7%,且预计拜登的领先优势可能进一步扩大,使自动重计的可能性接近于零。特朗普在宾州可以主动要求重计,然而依然需要承担巨额费用,这一费用只有在选举中发现“重大过失或诈欺行为”时才会由州政府承担。

当地时间2020年11月3日,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伊斯顿,选举工作人员处理选票。

宾州诉讼,变数尚存

相比于斥巨资要求进行几乎不可能翻盘的重新计票,特朗普的律师和共和党在宾州的一系列诉讼显得更加高效和有威胁性。

虽然选举日是11月初,但关于投票规则的两党之争早在数月前就已开始。宾州共和党今年6月于宾州州级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判决由民主党执掌的州议会所通过的延长邮寄投票截止日期的相关法律无效。宾州最高法院9月作出判决,考虑到新冠疫情对民众亲自投票的影响,批准各地选举局(board of election)将11月3日晚上8点前盖上邮戳、6日晚上5点前收到的邮寄选票作为有效选票计入。考虑到拜登持续呼吁支持者邮寄投票,当时各界人士均认为延长选票截止日期将使民主党受益,而选举日后开出的邮寄选票对于拜登的压倒性支持也证实了这一分析。

不能接受这一判决的共和党人迅速决定上诉至联邦最高法院。联邦最高法院于10月19日对此案裁决的投票结果为4比4。首席大法官罗伯茨(John Roberts)与三名自由派大法官索托马约尔(Sonia M. Sotomayor)、布雷耶(Stephen Breyer)和凯根(Elena Kagan)一并投下反对票,而四名保守派大法官托马斯(Clarence Thomas)、阿利托(Samuel Alito)、戈萨奇(Neil Gorsuch)和卡瓦诺(Brett Kavanaugh)则投出赞同票。由于此时金斯伯格大法官(Ruth Bader Ginsburg)已逝世,补位的巴雷特大法官(Amy Comey Barrett)尚未通过任命,缺了决定性的一票,认为延期能保证民众选举权的自由派与认为这一问题应由立法机构而非法院解决的保守派僵持不下。但平票的结果使得联邦最高法院无法推翻宾州最高法院的判决,等于是否决了宾州共和党人要求中止执行该州最高法院命令的要求。

共和党于10月24日再次上诉,要求联邦最高法院正式受理此案并加速判决。宾州司法部副部长德龙(J. Bart Delone)此时提出了折中的解决方案:计入3日晚8点至6日晚5点期间收到的合格选票,但单独存放,如果日后仍有争议可以单独查验。有了这一承诺,联邦最高法院10月28日以8比0的投票结果再次否决了共和党上诉。阿利托大法官在判决书中写道,虽然他认为“这一问题具有国家重要性”,且“宾州最高法院很有可能违反了美国宪法”,但在11月3日选举前没有足够的时间做出明确判决,故维持原判,保留选举后再讨论相关选票合法性的可能。

这一可能性也成为了特朗普在失去宾州领先优势后抓住的救命稻草,其竞选团队于11月4日上书最高法院,要求法院下令宾州相关机构停止计票,并宣布3日晚5点后收到的选票无效。阿利托大法官于11月6日驳回停止计票的请求,但要求各县选举局将晚到的选票单独存放并单独统计。同时,阿利托法官要求各方于11月7日下午2点前向法院提交补充信息,说明实际情况。

随后,宾州司法部长夏皮罗(Josh Shapiro)向法院提交回应,并写道阿利托的判决是“命令宾州各县做州政府已经指示、且各县已经在做的事情”。他在回应中表示,宾州67个县中有63个都已确认选举局遵守了阿利托大法官和州政府的指令将相关选票单独存放,且目前没有理由认为其余4个县违反了这一指令。此外,相比于已经统计的常规选票,这批晚到选票的数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宾州Luzerne县在单独提交的回应中向法院提出,该县收到的常规选票有近15万张,但晚到的选票仅有255张。根据专家测算,全州范围内类似选票的数量在3000-4000张之间,即使全部宣告无效也依然无法动摇拜登的领先优势,而在拜登手握其余多个摇摆州的情况下,更不可能一纸判决翻盘整场大选。

从最高法院的立场考量,判决这批选票无效对于大选结果而言将毫无影响,但将打击民众对于最高法院中立性的信任和尊重。在最高法院改革呼声日渐高涨的情况下,最高法院在做出任何可能被视为带有政治倾向的决定时都势必格外谨慎。同时,宾州大量民众是在得到最高法院对于他们邮寄选票有效性的保证后才寄出选票,如果此时在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确实存在舞弊和欺诈的情况下宣布选票无效,也将对最高法院的信用做出重大打击。

然而,也不能彻底排除最高法院宣布选票无效的可能性,判决这批选票无效将对日后的选举产生深远影响,不仅将限制州法院对于选举方式的干预,更将降低各州未来调整投票截止日期和方式的意愿。而偏向中立的罗伯茨首席大法官和3名自由派大法官无法与5名保守派大法官抗衡,判决取决于一票之差。

根据目前的各种情况看来,2020年美国大选已经有了明确的胜者,特朗普团队试图通过法律途径扭转败局但也无力回天。除非最高法院做出出人意料的判决,否则民众和媒体将把注意力转移到拜登的权力交接计划上,任由特朗普选择以何种方式谢幕。

(作者毕业于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历史系,专攻美国法律史)

文章评论